歌唱带电的身体

  • A+
所属分类: 国画名家

        歌唱带电的身体

        (1/7)韦嘉《河湾》275cm * 200cm 年代:2019

        歌唱带电的身体

        (2/7)丽莎·约斯卡瓦吉《池塘》182cm * 129cm 年代:2007

        歌唱带电的身体

        (3/7)菲利普-洛卡·迪科西亚《Asia》175cm * 124cm 年代:2004

        歌唱带电的身体

        (4/7)沃尔夫冈·提尔曼斯《BW – Hose》145cm * 210cm * 6cm 年代:1993

        歌唱带电的身体

        (5/7)简翊洪《瞎子摸象》30cm * 21cm 年代:2019

        歌唱带电的身体

        (6/7)aaajiao(徐文恺)《我憎恨人但我爱你》年代:2017

        歌唱带电的身体

        (7/7)费利克斯·冈萨雷斯-托雷斯《无题(恋爱的男孩)》年代:1989

        歌唱带电的身体

        中国美术家网–让艺术体现价值

        • 歌唱带电的身体
        • 歌唱带电的身体
        • 歌唱带电的身体
        • 歌唱带电的身体
        • 歌唱带电的身体
        • 歌唱带电的身体
        • 歌唱带电的身体
        • 歌唱带电的身体
        展览名称:歌唱带电的身体
        展览时间:2019/07/11~2019/08/10
        展览地点:[香港]-香港中环皇后大道中80号H Queen’s 大楼5-6楼-(卓纳画廊)
        主办单位:卓纳画廊
        参展艺术家:aaajiao、菲利普-洛卡·迪科西亚(Philip-Lorca diCorcia)、费利克斯·冈萨雷斯-托雷斯(Felix Gonzalez-Torres)、简翊洪、沃尔夫冈·提尔曼斯(Wolfgang Tillmans)、韦嘉、丽莎·约斯卡瓦吉(Lisa Yuskavage)

      策展人:许宇

      卓纳画廊香港空间将于7月11日起呈献群展《歌唱带电的身体》,由总监许宇(Leo Xu)策展,带来aaajiao、菲利普-洛卡·迪科西亚(Philip-Lorca diCorcia)、费利克斯·冈萨雷斯-托雷斯(Felix Gonzalez-Torres)、简翊洪、沃尔夫冈·提尔曼斯(Wolfgang Tillmans)、韦嘉和丽莎·约斯卡瓦吉(Lisa Yuskavage)的作品。展览标题取自华特·惠特曼(Walt Whitman)诗集《草叶集》(Leaves of Grass, 1855)中充满狂喜与政治隐喻的诗作《我歌唱那带电的身体》(I Sing the Body Electric)。展览作品横跨多种媒介,它们同惠特曼的诗篇一样,歌颂着身体与欲望,又展示了其中的复杂性,更进一步探索了在高度人造和疏离的数字世界中,当代身体与身份的议题。

      在过去的二十年间,韦嘉(1975年生于成都,现居重庆)以其描绘同代人孤寂、忧伤的画作而广为人知。他的最新系列基于美国现实主义艺术家汤姆·艾金斯(Thomas Eakins,1844-1916)在1880年代拍摄的一组美好而挑逗的男性裸泳者照片。本次展览将展出该系列的若干新作,它们以充满表现性的画面与狂放的笔触,描绘了一群田园山水间的游泳者,这与重庆的日常生活相呼应——重庆是中国著名的江城,也是艺术家长期生活与工作的地方。韦嘉丰盈的画面以高度的张力将艾金斯作品中希腊古典理想的身体之美与强健和同性之友谊,转化为强调当代主观意识与个体经验的繁复情感。

      丽莎·约斯卡瓦吉(Lisa Yuskavage,1962生于费城,现居纽约)的《池塘》同样描绘了水边场景,却把人物置于梦幻风景中。画中的两位女性在池边林间赤身裸体,相互依偎——她们的身体互相纠缠,几乎共享同一具躯体。《池塘》是约斯卡瓦吉“共生肖像”(symbiotic portraits)的一件重要代表作。艺术家从2000年代中期开始创作这些充满了心理符号的画作,它们大胆、古怪、裸露又自省,兼具主体与客体的角色,使观看的角度变得复杂。约斯卡瓦吉画中的符号创造了高雅与低俗的潜在对立,亦暗含了神圣与亵渎、和谐与异调。

      摄影师菲利普-洛卡·迪科西亚(Philip-Lorca diCorcia,1959年生于哈特福德,现居纽约)的图像在现实与虚构间游走,既有纪实风格,又充满舞台感。本次展出了来自迪科西亚代表系列《男妓》(Hustlers,1990-1992)的两件作品。照片里近三十年前的洛杉矶圣莫妮卡大道附近,年轻的男子出现在汽车旅馆内、街角处、停车场、汽车后座等场景。每张照片的标题都指明了主人公的姓名、年龄、出生地,及他们作为男性性工作者提供性服务的价格。“在这座贩卖幻想、暴力与性的城市中,他们将自己视作一件商品,又一件可供消费的东西……摄影是一种交换。这个系列原本的标题是《交易》:这是用以替指卖淫的街头词语;是服务与金钱的交换;是窥探欲望与摄影功能的角色转换;是想让自己与其他任何人身份交换的欲望。” 本次展出的另一个系列《幸运13》(Lucky 13,2003-2004)是钢管舞舞者的全身肖像,照片极具舞台感和感染力,由艺术家在洛杉矶、拉斯维加斯、纽约等多个地点拍摄。作品标题选自这些女性舞者的艺名,她们在高度刺激的画面中变得不朽且如雕塑般高大。

      身体不断被衣物所重塑和定义。如沃尔夫冈·提尔曼斯(Wolfgang Tillmans,1968年生于雷姆沙伊德,现居柏林和伦敦)所说,衣服“拥抱着我们的肌肤,且在此过程中,它们承载了身体的印迹……它们变得像雕塑一般……”提尔曼斯早在1989年就开始尝试《褶裥》系列(Faltenwurf)——这个德语的艺术史词汇原指绘画与雕塑中对布料褶皱的经典描绘——这组照片拍摄了穿过的衣服被随手扔在地板或家具上的场景。衣服的主人在画面中缺席,立刻指向了某种亲密与享受,而衣物更是蕴含着一丝情色的暗示。提尔曼斯的创作涉足多种题材,他认为这组作品体现了具象与抽象在他整个创作的共生,以及摄影之于平面、三维与雕塑的关系。“从这个意义来说,《褶裥》也是抽象的图案,关乎人们通过贴身的衣物展现的社会属性。”

      装裱于浅色卡纸、传统画框内,展览中一面墙壁上的一组小尺幅水墨绘画提供给观众窥探年轻男同性恋者日常生活的剖面。简翊洪(1988年生于宜兰,现居台北和宜兰)沿袭了宋元以来文人绘画的传统和颠覆精神,但又进一步发展出他独特的个人风格:刻意简化的水墨与线条、诙谐的图文关系。他的绘画叙事同性情欲浓烈且充满幽默感,混合了对古典的遥想和柔情,展现出千禧一代寄生于互联网的日常生活。

      展览还带来了媒体艺术家、博主、社会活动家与程序员aaajiao(1984年生于西安,现居上海和柏林)的作品。单屏影像《我憎恨人但我爱你》(2017)记录了两位赛博格之间冷漠的对话,其中一位以仿真女机器人的形象出现,另一位则扮作一串浮动的、以移动弹窗重叠而成的莫比乌斯环。在社交媒体虚拟科技的时代下,当每个人都拥有多重账号与角色,而这件作品正是映射了这种反乌托邦式的科幻爱情。另一侧展出的作品《头像》(2017)是一个有着少女形象的gif像素动画,她的头发被风拂动,在巴掌大的老式电子屏幕上循环播放。这个看似随机的图像让人想起任意手机应用或网站上的账户头像图,多样的线上身份或许最终退化成雷同与重复。

      展览的最后一个展厅将集中展出费利克斯·冈萨雷斯-托雷斯(美国,1957年生于古巴瓜伊马罗,1996年逝于弗罗里达州迈阿密)的一组重要作品。冈萨雷斯-托雷斯是上世纪80年代后期至90年代早期纽约艺术界出现的最重要的艺术家之一。他使用简单的日常材料进行创作,如纸堆、拼图、糖果、灯泡电线和珠子,风格让人想起极简主义或概念艺术,含义既具体又多变,既严谨又开放,既诗意又富有政治意味。《无题(恋爱的男孩)》(1989)中,轻薄的蓝色窗帘覆盖了画廊五楼空间的整个窗户,给房间洒满蓝光。窗帘从窗户上端延伸至地面,轻柔地倾泻在地板上。这件作品既忧愁又感性,它处于室内与室外之间,同时指向了私人与公共领域,引人深思。一同展出的还有《无题(3月5日)#2》(1991)——两只悬挂着的灯泡,它们的电线互相缠绕着 。这是冈萨雷斯-托雷斯首次使用这种材料创作的作品。成双成对的物品——如镜子、时钟、照片与灯泡——不断作为重要的象征在艺术家的创作中出现, 承载着关乎爱与失去、存在与缺席的普遍经验。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