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中国三峡博物馆推出“张大千抗战时期绘画作品展”

  • A+
所属分类: 国画名家

      2019年适逢张大千120周年诞辰,为纪念这位中国传统文化的践行者和守望者,7月13日,重庆中国三峡博物馆特策划推出“三千大千——张大千抗战时期绘画作品展”。

      展览的主题定位在表现张大千抗战时期的绘画成就上,以他爱国之心作为暗线贯穿其中。在单元划分上主要以创作题材即山水、人物和花鸟为线索,并把他在艺术成长道路上与亲朋的交往,以及对他画风转变尤为重要的临摹敦煌壁画的时期作为副线呈现,展览还同时展出抗战时期张大千使用过的印章、出版的画册等。本次展览共展出张大千相关作品84件,其中吉林省博物院藏品21件、四川博物院藏品31件、重庆中国三峡博物馆藏品32件,是首个对张大千抗战时期绘画作品进行集中展示的展览,也是重庆中国三峡博物馆收藏张大千作品的首次大规模呈现。

      展览的第一部分“五百年来第一人”,语出徐悲鸿对张大千绘事的赞美,认为其山水、人物、花鸟“俱卓然而立”。这一部分还特别用沙画视频的形式展示了“求学重庆求精学堂”“远赴敦煌”等4个对张大千意义重大的代表性事件。

      第二部分“东西南北之人:大千朋友圈”,主要展示张大千与亲朋的合绘作品。与亲朋合绘这一部分的设计可以通过绘画、上款等窥探他的部分朋友圈,比如与汪溶、谢玉岑、于非闇、溥儒、王雪涛、晏济元等,这些作品既是他们之间情谊的见证,也反映了张大千艺术成长之路的轨迹。

      第三部分“汲古为我:大千山水”,展示了张大千在山水画上的成就。作为一位杰出的全能型画家,他对山水、人物、花鸟、走兽等无一不精,而山水画又是他在绘画上发挥天赋才能的主要方面,因此这一部分在整个展览中的体量最重、作品最多。

      高士与仕女是张大千人物画中特色突出的两个类型,因此在第四部分“清华旖旎:大千人物”着重进行了展示。张大千的高士图除了人物形象上的典型特征即相似的椭圆形脸庞、几缕蓄须、束发或戴巾、衣纹飘逸劲简、形象潇洒出尘之外,画面总充满着恬淡高雅的古典情调,成为具有张大千风格的标志。

      第五部分“奕奕传神:大千花鸟”展示了张大千类型丰富、别具特色的花鸟画。他师法古人,也注重对物情、物理、物态的细致观察,30岁之后开始从明代陈老莲上追宋人精妍巧丽的工笔花鸟,以双钩重色为主,偶作写意。在花卉的描绘上,他喜欢以具有内在精神的花卉入画,比如梅、兰、竹、菊、芭蕉、水仙等,尤爱荷花,他认为如果以此赠人,不仅是期许自己,也是敬重对方,可见他对中国传统精神的热爱和坚守。

      求艺敦煌的经历是张大千抗战时期绘画中浓墨重彩的一页,也是奠定他绘画大师根基的一页。展览的最后一部分“向古而生:敦煌朝圣”就是这一时期的成就。在2年7个月的时间里,张大千朝夕与敦煌艺术对话,逐渐清醒地认识到绘事本应恢宏壮阔,眼界决定心胸,这为他日后画面中呈现的壮阔气度和震撼人心的力量埋下伏笔。他也更加重视线条和勾染的力度,开始广泛使用复笔重彩技法,使得画面更加瑰丽,气韵更加浑厚。《簪花图》《红妆驯猫图》的人物有着丰润健康的体形和清新的时代感,衣纹、发式、装饰灯也大量借鉴了敦煌壁画的图案,体现了张大千敦煌归来之后画风的变化。

      张大千堪称20世纪艺坛奇才,诗、书、画、篆刻、鉴藏无一不精,他研习传统,也发展传统,他热爱艺术,也热爱生活,于是乎既能将传统运用得恰到好处,又能把握时代脉搏,创作出雅俗共赏的佳作。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