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你爱的书法里黄庭坚曾爱的糟姜

  • A+
所属分类: 国画名家
      今天你爱的书法里黄庭坚曾爱的糟姜

      《糟姜银杏贴》  黄庭坚  台北故宫博物院

      元末明初,一位名叫俞贞木(1332—1401)的经史学家路经武昌,在朋友家看到了一封书简,内容如下:

      庭坚顿首:

      承惠糟姜、银杏,极感远意。雍酥二斤,青州枣一蔀,漫将。怀向之勤,轻渎不罪。庭坚顿首。

      俞先生博通经史,又爱好书法,一见这封手札,就知道是谁的手笔。他伏在案台上反复地看,仔细地读,感慨万分,不忍离去,还写了一段话:

      余见其冲淡悠深,出入平易,近代书者其可及哉。然公之风,不大声色,严重崇高,隐然太山岩岩之势,又岂翰墨之所不精者乎。

      俞先生见到的,就是黄庭坚(1045—1105)的传世名帖《糟姜银杏帖》,又叫《承惠帖》。俞先生之所以这么激动,除了此为名人墨迹之外,可能还有别的原因,比如它能于打击“元祐党人”的事件中得以幸存,真是个奇迹。

      那么,是谁在暗中保存这些珍贵的手迹呢?看看信的内容,并没什么特殊之处,37个字,感谢对方送来糟姜和银杏,又回赠了两斤酒,一篓枣。这些在黄庭坚的礼品单里不足为奇。“怀向之勤”指的又是什么?不知道。不过,由此可知这是一系列信件中的一封。

      接下来要重点谈一谈“糟姜”,因为黄庭坚在好几封书信里都提到了糟姜。比如绍圣元年(1094年),黄庭坚寓居黔州(今重庆彭水)时,给朋友逢兴文写信说:“糟姜一瓶,漫往,恐是彼所难得,可同张老对饭黄梁也。”难得的好东西,要和朋友们分享。崇宁年间(1103—1104),黄庭坚被贬鄂州(今湖北武昌)时,好友刘昱给他寄了糟姜和紫莼。一年多后,黄庭坚再次被贬到广西宜州,朋友徐靖国给他寄了苏州的糟姜,黄庭坚大赞“饱糟而味足,大为嘉茹”。

      这反复寄送的糟姜,究竟是何等美味?

      “糟姜”作为江南土物,应该很早就出现了。但作为贡品,却是直到五代十国时才出现。天福七年(942年),荆南文献王高从诲(891—948)遣使后晋的贡品中就有糟姜。到宋代时糟姜也是贡品,不过不是产于湖北,而是苏州。

      在宋代,凡是与贡品有关的东西,都很容易博得文人士大夫们的青睐。糟姜也一样,自从由南方土物荣升为贡品后,就成为文人们相互馈赠的礼品。

      在宋代名人中,黄庭坚的老乡、著名史学家、经学家刘敞(1019—1068)曾给著名诗人梅尧臣(1002—1060)送过糟姜,梅尧臣还因此写了一首长诗《答刘原父寄糟姜》。

      你赠我美食,我回你好诗,两情相悦,如此甚好。

      这首诗值得细细品读,因为里面有很多信息有助于我们理解糟姜的相关情况,以及它在文人士大夫生活中的意义。

      第一,从第一句“名园万家城,千畦等封侯”可知,梅尧臣知道糟姜是贡品,这个前提很重要。

      第二,“无筋偃王笑”是对食材的点评。要制上等的糟姜,食材一定要讲究,必须是纤维少而质地脆的嫩姜。南方多姜,但品质不一。湖南有些姜纤维多,辣味重,适合煎茶、炖菜,但不适合做糟姜。而苏州、温州泰顺和广西宜州等地的脆姜就比较合适。徐靖国送的正是产于苏州的姜,所以黄庭坚说,“惠姜,是苏州真本”,看来黄庭坚的确是资深的品姜爱好者。

      不过,古人也有办法对付纤维多的嫩姜,著名的东坡先生就透露了一个秘诀,“糟姜瓶内安蝉壳,虽老亦无筋”。

      第三,“有味三闾羞”,这就与糟姜用的糟有关了。

      制糟姜需要两种配料:盐和腊糟。盐还好说,关键是腊糟。所谓“腊糟”,是指腊月间做的酒糟,因为寒冬时节制的糟味道更醇厚,而且耐久放。

      由于上好的腊糟很讲究食材和制法,所以也成为知名土特产。东坡先生就曾在《次韵钱穆父马上寄蒋颖叔二首》中说:“剩与故人寻土物,腊糟红曲寄驼蹄。”看来,东坡也是个喜欢腊糟的爱好者。

      黄庭坚也是懂得品食腊糟的爱好者,他在写给徐靖国的信里说:“此州岀姜,亦佳,但难得腊糟。故味薄耳。”姜是好姜,但没有好腊糟,吃起来就不是那个味道了,可见要得到一瓶可口的糟姜是非常不容易的。

      要使糟姜的味道好,制作方法也十分重要。今人制糟姜,多用辣椒、盐、大蒜等。然而考校古法,这只是“腌姜”的一种制法,而非宋代“糟姜”的制作古法。

      古法如何?元人鲁明善在《农桑衣食撮要》中作了粗略的记载:

      糟姜。社前取姜,用布擦去皮,每一斤用盐二两,腊糟一升腌藏,用干净瓶罐盛顿,忌生水、湿器。

      古法秘诀的每个修饰语都很重要。比如“社前”,就是指取材的时间。“用布擦去皮”,指嫩姜挖回来后,不能用清水洗,只能用布轻轻擦去泥土,而且不能破皮。今法多用清水洗,清洁是做到位了,但口味中有了水腐气,影响口感。所以作者在最后还强调了一下“忌生水、湿器”。

      到清代,关于糟姜的制法就更详细了,但是方法略有变动。糟姜做好后,静置几天就可以开瓶享用了。

      第四,“寄入翰林席,圣以不撤优”,虽然是小小土物,由于味道可口,皇帝喜欢,皇帝的秘书们也喜欢。若是寄给远方的朋友,“作赋谁肯休”,何止作赋,好诗好文也一并喷涌了。

      第五,“曾不奉权贵,但与故人投。赠辛非赠甘,此意当自求”,梅尧臣点到了最关键的一点,说好东西是送朋友的,不是送权贵的。这句话用于黄庭坚最合适不过了。在他落难之际,众人皆避之唯恐不及,老友们却不远万里寄来美食。这何止是美食,这就是人间至味啊!

      话又说回来,这糟姜与书法究竟有什么关系?

      关系很大。但凡是书法好的人,都知道笔头的价值。他们一般不会给不懂书法的人写字,即使对方懂书法,也要看是不是跟自己对眼。黄庭坚就是这样一个人,他通常会把不重要的往来文书交给书吏去做,只有重要的人和事他才亲自动笔。比如徐靖国,因为他负责照顾黄庭坚留在零陵的家眷。

      其实也不止黄庭坚这么做,东坡先生也一样,所以我们可以猜测他的《糟姜山芋帖》也是因为有特殊原因而亲手书写了。坡仙去世后,有人曾以此帖作伪,却被黄庭坚识破了,他说:“东坡先生晚年书尤豪壮,挟海上风涛之气,尤非它人所到也。”魔高一尺,道高一丈,作伪之辈,如何能骗得了书法炉火纯青的黄庭坚。

      所以,正是由美食所传递的友谊,以及对书法艺术的爱好,才使得黄庭坚这封手札避开了打击“元祐党人”的事件而幸存。

      在俞先生百年之后,此封手札归入明代著名收藏家项元汴之手,项元汴手书《千字文》编号,并加盖累累收藏印。

      入清以后,此帖收入御府。民国时期流出清宫,现藏于台北故宫博物院。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