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山明:怀念文西学兄

  • A+
所属分类: 国画名家
      吴山明:怀念文西学兄

      刘文西先生是我的学兄,上世纪50年代,我们都在浙江美院(现中国美院)读书。我在美院读附中,他在美院读本科。我经常会跑去国画系看高年级的同学画画。那时文西学兄经常在学校草地上画速写,我们当时还不认识他,就觉得这么一个朴素的美院学生速写画得真是好,拿起铅笔很熟练地就能把操场上的人都画下来,特别生动。别人告诉我,他叫刘文西,是嵊县人(现嵊州)。

      文西从浙江美院毕业之后,分配到了西安美院教书。我后来毕业后留在美院教书。西安美院是一所有着很好革命传统的美术院校,也是他最喜欢的一方红土地。在陕北,他的创作热情爆发开来,画了很多革命题材相关的作品,数量大、质量好,生动、深刻,并且在笔墨上形成了自己的风格。文西学兄频频有作品面世,令我们都非常佩服。他造型能力非常强,是位高产画家。

      文西学兄在浙江美院打下了坚实的笔墨与造型基础,他把浙派画的绘画基因带到了陕北。描绘陕北的人文风光,他好像天生就属于大西北的画家。一到陕北,他从生活上、笔墨上,都全身心地投入了进去,这是我们远远不及的。

      在我的印象中,文西学兄几乎整天都在画画,精力充沛。每次他回浙江来,总和我说:“山明老弟,我要找你好好谈谈!”但每次白天都不来,半夜才来。他每每都是从白天画到深夜,手中笔不停歇,看到什么画什么。去藏区采风时,背着铺盖睡在牧民家中,倒地就睡,起来就画。

      文西学兄和我们这些老学弟们关系很密切,回浙江时,经常来看看母校,了解现在中国画的发展得怎么样了,看看我们这些老学弟在创作上有什么新想法。

      我和文西学兄是比较要好的老同学,我对他非常钦佩,他对我的艺术也一直记挂着,经常聊天,共同探讨。有一次他给我夫人画像,两三个小时后,我夫人的肖像画好了,并带有陕北姑娘特色,面色红润,气色蛮好(笑)。

      记得2017年,嵊州市经济开发区办了一所“刘文西艺术幼儿园”,文西学兄请我题名。他说:“我自己写是可以的,就怕人家说我自吹自擂,让山明老弟帮我写!”

      后来他生病,我去西安探望。他坐在轮椅上,听说我到了,一定要让人把他推出来见我:“你来了,我怎么能不出来呢。”就这一句话,所有的情谊和温暖都在里面了。

      他的离世,我心里非常难过。愿文西学兄一路走好!望光健学姐及家人节哀顺变!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