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幸福,《信》给出一种答案

  • A+
所属分类: 国画名家
      关于幸福,《信》给出一种答案

      信(油画) 1957年 汪诚一

      这是一个极简的展览,只有一幅画。

      然而画里有话,有太多太多的话语凝聚在这幅名为《信》的画中。时光是最尽责的邮递员,步履匆匆,风雨兼程,穿越半个多世纪来到当下,将《信》送进了厦门中华儿女美术馆——因为这封信,本就是写给世世代代的中华儿女。

      记得策展初期,汪诚一先生告诉我:“这是一幅画的展览,但不要突出我个人,这不是一个人的展览。”当时我还不太理解他为何这么说,毕竟他是《信》的唯一作者,所有的构思、手稿,包括对素材的寻觅、整合,皆是他独自完成的,并没有跟谁联手创作。既然如此,为何不能称之为汪先生的个展?

      后来,随着翻阅文献,查找资料,对《信》的背景故事越来越了解,我好像有些明白了。《信》固然是汪诚一先生在其激情燃烧的岁月里倾注心血的代表作,但“写信人”不仅是作者本身,还有以杨华等人为代表的北京青年志愿垦荒队,以及整整一代秉持艰苦创业精神的中国青年。

      距离《信》的创作已有62年,当年风华正茂的青年们早已白发苍苍,有的已经离开了我们。“人生代代无穷已”,新青年们站在了社会舞台。当今社会,有一个热门话题:青年人要具备什么才能获得幸福?

      答案有很多,而许多人认同的是:房子、车子、票子……尤其是住房。前些年有个官方调查数据:由北京团市委、市政协社法委青少年工作小组联合开展的《北京青年人才住房状况调研报告》发布,九成多的受访者认为幸福与房子有关,其中33%的人认为“有房是幸福的决定性因素”。无怪乎,如今“房奴”比比皆是。

      时间回放到1955年8月底,60位经过报名和选拔的北京青年离开城市,奔赴白山黑水的北大荒,在黑龙江省萝北县的茫茫荒野上扎起帐篷,搭起草房。如果说,他们是为追求幸福而去。现在的青年们能够理解吗?

      当听说年轻的共和国有4亿多亩土地等待开垦,当时的热血青年就打头阵出发了,以天地为屋,与群狼为邻,把汗水和青春播散在北大荒的处女地上。是他们创造了把北大荒变为北大仓的神话。而听说这个事迹的“马训班”青年画家汪诚一、詹建俊也拎起画箱,带着毕业创作的目的辗转来到北京青年志愿垦荒队的驻扎地,用亲眼所见、亲身体验来捕捉最为现实、最为真实的场景。詹建俊先生后来选择到别处采风,完成了《起家》。汪诚一先生则跟着以杨华为队长的北京青年志愿垦荒队留在萝北荒原,与他们同吃同住三个月,去摸清他们的各种生活细节。

      所以在《信》当中,我们所看到的每一位垦荒队员都是活生生的、有着不同个性和生活背景的人,他们也有着细腻的情感,既有创业的激情,亦有对家乡对亲人的牵挂、思念。

      这幅画作承载太多,也为了让更年轻的人们读懂《信》里的殷切话语,我们请画家本人提供了创作过程中的画稿、速写等,并找来相关的文献、采访记录以及视频,用来辅助阅读。

      青年人要具备什么才能获得幸福?

      在《信》当中,一代人已经给出了答案。你看那笼罩画面的黄昏暖光,难道不是青年自身内在的光吗?一种坚守,一种信念,一种在艰苦生活里提炼出来的诗意,具备这种精神特质的人所拥有的幸福,岂是一间住宅所能容纳得下的。

      愿此次展览能够启发新青年们走出自己的光谱,创造出自己的幸福。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