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故宫”:智能技术落地博物馆

  • A+
所属分类: 国画名家

      作为世界上规模最大、保存最完整的木结构宫殿建筑群,故宫是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的骄傲,也是全人类珍贵的文化遗产。如何利用好丰富文物资源,为公众提供更好的服务?如何在原有的采集方式、展示手段、内容挖掘基础上进行不断优化?近日,故宫博物院集中推出7款数字产品,或焕新升级,或全新亮相,借助先进的数字技术手段将文化遗产转化为数字资源,并围绕这些数字资源展开保护、研究和利用,让实体故宫与其收藏文物既能紧密关联,又能够脱离实体,在任何时间、空间被公众感知,成为一座超越时空的博物馆。

      数字激活文物价值

      在故宫博物院馆藏186万余件文物中,绘画类文物一直备受观众关注,但因这类文物非常脆弱,每年展出数量和展出持续时间有限。对此,故宫今年对2015年“数字故宫”项目组发布的“故宫名画记”进行全新升级。故宫博物院资料信息部数字项目负责人孙竞表示,此次改版升级令珍贵绘画藏品增至345幅。数十亿级像素超高清影像和流畅的缩放体验,不但能让观众用更精细的方式一览故宫藏画,还能通过标注、收藏等方式,建立属于自己的“私人藏画馆”。“相比过去的相机扫描模式,在我们引进高精度扫描仪后,有效避免了拼接过程中可能出现的各种问题。未来,我们计划每月更新50幅作品,最终将故宫所藏绘画藏品全部呈现给观众。”孙竞说。

      如果说“故宫名画记”解决了平面类文物的难题,那么立体类文物又该怎么办呢?登录故宫博物院官网,点进“数字多宝阁”页面,观众可零距离360度“触摸”文物并与之互动。此外,“数字多宝阁”还提供了“聚珍赏粹”功能,高精度的三维数据全方位展示文物的细节和全貌。

      如何更好满足故宫文化爱好者和专家学者欣赏、学习、研究文物的需求?“数字文物库”正在以扩大资源开放力度的方式激活数字文物的价值。“在故宫博物院公布186万余件藏品基本信息的基础上,我们首批精选5万件高清文物影像进行公开,未来这个数字还将不断刷新。随着故宫186万余件文物信息分批、逐步地完整开放,也将为文物保护工作提供更有力的支撑。”孙竞说。

      传统建筑焕发新活力

      在“数字建筑”方面,故宫博物院官网全新改版上线的“全景故宫”已涵盖故宫所有开放区域。打开网页或是手机,空无一人的壮美紫禁城尽收眼底,调整到VR模式便能身临其境沉浸式体验。据了解,2015年启动的“全景故宫”项目利用360度全景摄影方式呈现了无人的故宫,今年完成的升级又通过884个全景点位、5万多张全景照片以及VR设备支持,呈现了故宫的更多视角。“‘全景故宫’用全景方式记录了我们这个时代的故宫,也给后人留下了珍贵的影像记忆。未来,‘全景故宫’还将通过记录不同季节、天气、时间里的故宫,为古建筑打上‘时间的烙印’。”来自故宫资料信息部摄影组的朱楷说。

      为了让观众对故宫古建筑有更深的认识,故宫博物院第一款以建筑文化为主题的APP“紫禁城600”闪亮登场。作为“故宫出品”系列APP的最新作品,这款APP以扁平化的风格绘制出故宫的平面地图,从中可以清晰地看到紫禁城的建筑分布,此外还兼具日夜切换的功能,可以白天看建筑、晚上听故事。值得一提的是,这款APP中呈现的权威建筑知识都经过故宫古建专家审核。“这款APP还可以通过答题方式回顾自己看过的建筑,引领用户学习建筑知识和它背后的宫廷故事,在不断闯关中走近故宫、了解故宫。”朱楷说。

      故宫首款建筑主题微信小程序“故宫:口袋宫匠”将故宫殿宇上的脊兽化身为可爱的“紫禁城建造小分队”,在这款由“数字故宫”项目组与腾讯团队历时一年打磨的小程序里,呆萌的画风中穿插了很多建筑小知识,借助游戏这种轻松有趣的方式,吸引更多年轻人关注文化遗产、了解建筑文化、守护中华文明。

      服务观众 融入时代

      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精神文化需求有了更多追求,“为博物馆赴一座城”正成为一种全新的旅游方式。在文旅融合大趋势下,观众一直是故宫博物院的核心服务对象,为观众提供更好的数字文化服务也成为“数字故宫”团队的重要使命。“通过我们的努力,让博物馆有温度、让历史活起来,吸引更多人关注、了解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故宫博物院资料信息部数字项目负责人叶祎珮说。

      2018年“5·18国际博物馆日”当天,故宫博物院第一个移动端导览——“玩转故宫”微信小程序上线,这款深受观众欢迎的导览小程序也已升级,为观众提供了更便捷的故宫行前规划方案。“此次升级版中增加了AI导览助手,包括语音、文字等交互形式,提供导览问询一站式服务。未来,‘数字故宫’将继续探索把人工智能技术更好地落地于博物馆,为观众提供个性化、定制化、智能化服务。”叶祎珮说。

      故宫博物院院长王旭东在近日举行的“数字故宫”新产品发布会上说,在当前全新的数字时代,整个社会正在发生广泛而深刻的“数字变革”,信息技术应用于各个领域,博物馆也面临着前所未有的机遇和挑战。“这些数字产品是‘数字故宫’基于近20年发展的一次厚积薄发,也是面向未来的一次深入探索。”他说。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