境梦之外——嘉多特・布吉尔多个展

  • A+
所属分类: 国画名家

        境梦之外——嘉多特・布吉尔多个展

        (1/3)《奇怪的生物》260cm * 210cm 年代:2019

        境梦之外——嘉多特・布吉尔多个展

        (2/3)《手上的社区》200cm * 150cm 年代:2019

        境梦之外——嘉多特・布吉尔多个展

        (3/3)《生病的地球》200cm * 300cm 年代:帆布、纺织品、线

        境梦之外——嘉多特・布吉尔多个展

        中国美术家网–让艺术体现价值

        • 境梦之外——嘉多特・布吉尔多个展
        • 境梦之外——嘉多特・布吉尔多个展
        • 境梦之外——嘉多特・布吉尔多个展
        • 境梦之外——嘉多特・布吉尔多个展
        展览名称:境梦之外——嘉多特・布吉尔多个展
        展览时间:2019/09/07~2019/11/01
        展览地点:[上海]-上海市黄浦区江西中路181号1楼, 200002-(艺术门)
        主办单位:艺术门
        参展艺术家:嘉多特・布吉尔多

      上海──藝術門将荣幸呈现印尼艺术家嘉多特·布吉尔多(出生于1970年)在中国大陆的首次个展《境梦之外》。在揭示日常生活中被忽视的现实境況的基础上,布吉尔多新系列的作品继续深入触碰当代生活中迫在眉睫的问题,尤其是毁灭性的环境问题。展览题目“境梦之外”提示了艺术家对其作品的开放性的期待,以及对人类共同未来抱有希望和谨慎并存的态度。他的作品涉及普遍性的议题,并以独特的手法将或微不足道或怪诞的存在转化为亟待被发现的另类真相与新的现实。

      布吉尔多于1970年出生于印尼的东爪哇岛的玛琅市,一座远离印尼艺术中心万隆和日惹的静谧小城。他的创作一直与主流艺术保持距离,更多地以直觉式的方式捕捉和转化对他对周遭环境的反思,以及来自深层的记忆、感知与梦。布吉尔多的作品以织物为主要媒介,极具触感和表现性,并以其编织的复杂图像在印尼当代艺术中独树一帜。

      他的作品通常以形象或情境为主体,在对织物材料的反复贴、补、叠、撕、绑的过程中构造出一幅幅触感图像,作品中亦时常加入自发的笔触、形象的变形、颜料的滴洒,以传递和疏导他对未见的景象、特定主题和场景的表达,以具身化的“狂野和翻天覆地的内心境遇”搅动观者的情感感知。

      展览重点呈现一系列最新创作的大型的挂毯式作品,《生病的地球》(2018)和《生病的地球之二》(2019)这两幅作品回应了由于人类的忽视引起全球环境恶化极速加剧的现状,以破碎与荒凉的图景、衰颓的绿色或无力的白色构成了想象视界的主色调。长约六米的《霜》(2019)的创作灵感来源于印尼极度罕见的气温骤降形成的结霜现象,在作品中,艺术家将双层纺织物叠加形成纹理,画布在层次中若隐若现。《低于零摄氏度》(2019)以更加戏剧化的手法将气候异常现象加以提示,其中包括将白色纺织物在画面中制造多重突起,夸张地表现一个寒冷彻骨、毫无生机的景象。

      展出的另外一部分作品则反映了布吉尔多对于社区和社会的关注以及对于生活本身的冥思。《受伤的社区》(2019)警示人们被边缘化的青少年如若没有得到足够的关爱,将如何成为一颗定时炸弹,模糊可感的形象轮廓由厚重处理的纺织物构成,点缀以破洞,使底边的层次暴露无遗,同时将形象融入它的周围和背景中。《世界在旋转》(2019)是艺术家基于对年轻一代的关注,着重警示对于酒精和毒品的滥用的现象,在这幅作品中,布吉尔多有意地添加了一些潦草的文字涂鸦以辅助特定的语境表达。《解脱》(2015)的创作受到爪哇一种古老信仰的启发,在该信仰中,人们认为,人类在感受到一种精神上的开悟,同时会伴随着躯体消失之,是为“解脱”。

      类似巴斯奎特和毕加索,嘉多特·布吉尔多融合了强烈的原始主义元素,描绘扭曲、支离破碎、简化的形象,向观者提示着远古文明的线索。可以说,布吉尔多的作品更接近巴斯奎特,尤其从他将古老元素与当代方式的并置中可略窥一二。印尼拥有制作传统雕塑和面具的悠久历史,在其快速发展的城市景观中仍然有迹可循。布吉尔多的肖像画具有高度个人化的风格,与原始面具和古代人形像有几分相似——艺术家对于那些基本特征进行放大,如眼睛、鼻子、嘴、下颚。通过简化面部和身体上的细微差别,从画面内部爆发出一种无拘无束的狂烈情感。

      布吉尔多的早期作品主要为拼贴画,在使用纺织物作为主要创作媒介前,他利用杂志页面并在其上使用丙烯作画,而在他结合使用纺织物后,则进一步以序列分层的拼贴的手法讲述故事。布吉尔多使用拼贴构图对日常生活中的事件进行详细叙述的手法与劳申伯格相似。不同的是,他的作品同时借鉴了印尼纺织物背后强大的文化传承,也就是为当地人熟知的蜡染布艺。纺织物作为媒介,既丰富了作品背后的文化根源,同时为艺术家提供了接近自身日常的生动材料语言,共同创造出层次多变的视觉盛宴。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