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同·可言

  • A+
所属分类: 国画名家

        无同·可言

        (1/3)无同·可言

        无同·可言

        (2/3)刘可 金色圣维克多山之五, 2100x1900mm, 2019

        无同·可言

        (3/3)Ingrid Ledent | 2000x1300mm | 2014

        无同·可言

        中国美术家网–让艺术体现价值

        • 无同·可言
        • 无同·可言
        • 无同·可言
        • 无同·可言
        展览名称:无同·可言
        展览时间:2019/10/01~2019/12/01
        展览地点:[湖南]-长沙市酷力文体园区三楼-(无同空间)
        主办单位:无同空间
        参展艺术家:戈子馀、郭梦垚、黄佳、Ingrid Ledent、李迪、刘可、柳溪、庞海龙、王满、王智一

      开幕时间:2019年10月1日, 16:00, 星期二

      策展人: 张婷

      WOOTON GALLERY 无同空间荣幸推出以抽象艺术为主题的群展“可言”(To Speak)。参展的十位艺术家在抽象艺术的长期研习创作的道路上,实践出具有视觉能量的点、线、面、形状和色彩的图像符号,这批符号将在展览现场相互碰撞交织,呈现出多元的视觉感受,带给大家不同的精神体验。

      关于展览主题“可言”,来自《庄子·天道》中提到的“意之所随者,不可以言传也”。策展人张婷认为此中的“不言”并不是彻底的缄默,而是一种平和自然的言说方式,以避免语虚玄枉。

      对于抽象艺术来说,“无言”只是它的表达方式,它用它的语言诉说着人类的美学感受,所以抽象艺术非但可言,并且还可以从不同的逻辑维度去解读。

      “可言”的现场将会从视觉、形式、情感等方面,在无同空间900余平的场地中分割、组合成一个个空间。在这里,“看懂”不是必要条件,你只需要顺从自己的内心,享受艺术带来的触动,感受与作品产生的共鸣。

      无同 & 艺术家

      无同 & 刘可

      现任广州美术学院绘画学院副教授、华侨城盒子美术馆执行馆长刘可认为: 抽象艺术并不是某种形式艺术。它只是用非常态的视角去看待事物的结果,所以抽象艺术倾向于抛开常态与成见,更容易接近事物的本质

      自2012年起,刘可的创作主要以条状的色块来构建画面,不同颜色的交替使用,垂直排列的色条,色条之间互相渗透、覆盖、迭压,让画面形成一个既有节奏又能保持微妙平衡的空间。

      刘可一直在他的艺术实践里追求一种持续生长的实在性。他的作品用不同的层次覆盖和重迭,使边线发生视觉力量的不断变化。不同的边界是不同意识的深度组合,每一条纵深的缝隙也是对空白层感知厚度的探测。他有意保留了颜料作为物质的存在感,通过相互迭压产生参差不齐的厚度,成为艺术家创作中释放出来的“力量”的延伸与证据。

      无同 & 艺术家

      无同 & Ingrid Ledent

      当代著名版画艺术家、国际版画联盟主席英格里德·勒登特(Ingrid Ledent)挑战了传统版画的边界,她将传统的印刷技术与计算机印刷、视频和音频相结合,从而延展了其创作的范围。“重复性”是印刷技术的特性,她长期运用印刷这一特性,但又不是简单的重复,而是将此生成为自己独特的艺术表现元素,她将传统版画的技法用于当代观念表达中,在印刷的过程中,这种“重复”被彼此分层,从而形成新的视觉形式。

      无同 & 黄佳

      无同 & 郭梦垚

      无同 & 李迪

      艺术家郭梦垚,黄佳,李迪在构建抽象世界时,把思维拆解组合,追寻最本质朴素与简洁的表达方式。直接的形式和色彩是他们探索可能的触角。

      作为极简主义的象征,黄佳的作品采用最简单的凹凸点进行规则排列。她试图证明,不同的心理和集体无意识可以通过最简单的视觉符号传播。

      三角形是郭梦垚认知世界的基础,她用数学的方式,排列组合和理解着她所感受到的世界。作为三角形的实践者,郭梦垚呈现着它在世界上的行为,并会朝着越来越丰富的构成前进。

      李迪的作品一直在触及能承受的简化表达的底线,通过一种纯粹的形式去解构容易浮于表面的抒情表现和浪漫情怀。

      无同 & 王满

      无同 & 柳溪

      无同 & 庞海龙

      王满,庞海龙,柳溪三位艺术家选择用材料来表达内心。

      王满试图在被视为女性化的创作材料和被视为男性化的创作材料中寻找平衡,他模糊性别的界限,单纯追求细致的美学。

      与王满的温柔细腻不同,庞海龙的美学则是暴力。他用牛角作为主要媒介,用生物残骸塑造组成原始而本能的生物力量。

      柳溪的手中的媒介是陶瓷,在她的手中,陶瓷不再是一个无个性的材料,而是象征性地直接表达了艺术家在当代生活中感受到的焦虑与纠结。她的作品看起来含蓄单纯,但又有些狂野与狰狞,看起来矛盾但却又融合。

      在作品《我们身处何方》中可以看到,那些看似基础的立体形状都被“藏”了起来,对于规则形状的刻板印象被打破,都变为了不规则的曲线。引发我们当即的思考,勾起内心的好奇.

      无同 & 戈子馀

      在对于空间的呈现上,艺术家们也同样在探索。

      戈子馀认为世界是物质的,而用色彩构成世界是表象与虚幻的。他从装置入手,做出一个个不同深浅的空间,再赋予他们同一个颜色,立体的空间在光的照射下自然地产生变化,而无需人为调配色彩。戈子馀称它为“光素”。

      无同 & 王智一

      王智一很喜欢颜色,喜欢物体上的颜色。他曾经做过很多木块儿并把每个面都涂上一个颜色,任它们散落在工作室的角落里。有时候他不经意瞥到,对着这些颜色发呆,选择着颜色,和颜色交流,和颜色共处,但随着创作深入,王智一陷入怀疑:是我选择了颜色?亦或是我被颜色所控制?有些东西,是否在开始就被必然因素加冕?王智一的作品会随着过程的进行而适时改变它们所产生的条件。所以他按着已知规律和形式的物质行事。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