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一小学班主任问全班"某同学蠢不蠢"遭质疑

作者:桂林教育网 | 分类:小学教育 | 浏览:79

  原标题:杭州一小学班主任被指问全班“某同学愚不愚蠢?”校方将处理

杭州富阳区富春第四小学。 截屏图

杭州富阳区富春第四小学。 截屏图

  杭州富阳区富春第四小学一年级八班的家长群最近两天有点“闹腾”。该班女生安安(化名)父母在群里质疑班主任孙老师言行不当:课堂上公开问全班学生安安及其父母“愚不愚蠢”,让安安自己掌嘴,以及教唆其他同学“不和安安玩”。孙老师对此否认,继而退群。

  “遇到这样的事情很心累。”10月15日,安安母亲华女士告诉澎湃新闻(),开学一个多月以来,同孙老师已有“一些沟通上的摩擦”。

  对于上述说法,15日晚上,50多岁的孙老师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予以否认,称华女士及其丈夫开学以来就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和自己已产生多次不愉快的沟通,自己也觉得“委屈”。

  对此,富春第四小学校长蒋会军16日深夜告诉澎湃新闻,学校已经与家长有过沟通,基本达成了“一致意见”。17日下午,蒋会军表示,学校已将情况汇报至区教育局,“孙老师已经向学生家长致歉,目前最重要的是让孩子尽快回到健康的教育环境中来。” 

  富阳区教育局17日下午发布通告称,对教师孙某的不妥言行,学校将对照规章制度作出相应处理。

  女孩自述:老师说我愚蠢

  10月15日,华女士向澎湃新闻谈起此事,仍然有些“气愤”。据其介绍,14日晚饭后,自己陪着女儿练习读拼音,偶然听小孩提及“孙老师说我愚蠢”,细问之后得知,孙老师在语文课堂上批评女儿“什么事都告诉家长”,并问全班同学“安安和家长愚不愚蠢”,全班齐声回答“愚蠢”。

  华女士认为,开学以来,夫妻俩就孩子教育问题同孙老师有了一些“沟通上的摩擦”,因而惹来“羞辱”。第一次“摩擦”发生在开学后第一周。华女士说,9月6日午睡期间,前面女生仰靠在椅背上,辫子多次扫到安安手臂,安安睡不着,跟孙老师反映,后者却拍了安安的手一下,说“一点点小事情”。女儿觉得委屈,回家问华女士,明明是同学做错了,为什么老师要批评自己。联想到此前一次安安自称被男孩欺负也“未得到处理”,华女士主动和孙老师微信沟通,希望孙老师能在学生反映情况时“趁机引导”。

  再次发生大的“摩擦”是在国庆后的10月10日。这次是缘于安安上学迟到,被孙老师罚站。华女士称,根据孙老师发在家长群里的作息时间安排,国庆后到校时间为8:00~8:20,他们在此期间到校,却算迟到。她和丈夫在群里与孙老师“理论”方知:此前一次家长会上,孙老师宣布到校时间仍在8:00前,而华女士夫妻俩有事没有参加,不知此事。双方在群里“不欢而散”。

双方就上学迟到一事产生争论。

双方就上学迟到一事产生争论。

  安安父亲赵先生告诉澎湃新闻,10月11日,趁送孩子上学,他主动找孙老师沟通,不料双方却在教室门口发生争吵。“孙老师说我们夫妻俩鸡毛蒜皮的事情都斤斤计较,说到作息表的事情,质问我‘什么学历、有没有脑子’。”赵先生称,最终双方被学校一名领导劝开。

  此外,据安安自述,孙老师也曾要求她自己“掌嘴”,并且嘱咐其他同学不要同安安玩耍。华女士就此询问多名家长,这些家长均称,自家小孩证实,上述事件的确存在。其中一名家长告诉澎湃新闻,孙老师要求学生不准告诉父母“在学校受到了惩罚”。

  涉事老师否认言语侮辱及体罚学生

  “现在是炒得沸沸扬扬。”10月15日晚上,孙老师告诉澎湃新闻,自己也觉得“委屈”。在她看来,此前双方沟通上产生一些“摩擦”,仅是教育理念上的差异,她不会因此“羞辱”学生和家长,更不会让小孩自己掌嘴、受到孤立。她告诉澎湃新闻,小孩传话曲解了实情,所谓“证言”不足为信。

  孙老师称的确曾告诉安安“头发甩在手上这么一件小事情就不处理了”,本意是想培养安安“大气”的心态,但华女士直接找到自己,说“处理方法不对”。“我说30年书教下来,从来没见过(这样的家长),这点小事都要计较——这么教育孩子,长大后会吃亏的。”孙老师说。

对于孙老师的言行,有其他家长证实。

对于孙老师的言行,有其他家长证实。

上一篇:一名校长眼中的农村小学的突围之道     下一篇:五年级小学生《秋游》小诗走红 令人忍俊不禁

国内新闻

地区新闻

教育

旅游

娱乐

军事

网站分类
友情链接